雪莲友财经网

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区块链

[推荐]中日两国购买美国债比较日本政府也有难言之隐

时间:2022-11-30 来源网站:雪莲友财经网

中日两国购买美国债比较日本政府也有难言之隐

中日两国购买美国债比较日本政府也有难言之隐 更新时间:2011-1-14 9:47:30   从同盟国关系、国家战略、政治决断等因素理解日本政府购买美国国债行为。以安全性、流动性为核心原则,中国决策购买美国国债无可争辩。

中日两国是世界上外汇储备最多的经济体,同时也是购买美国国债第一和第二多的国家。近年来在美元不断贬值时期中国持续购买、增持美国国债一直受到广泛关注,众家评论不一。其中争议最大的就是在美联储和美国财政部默契配合下,美元贬值预期已经十分明确,而我国政府还要增持美国国债,此举等于默认即将发生的损失,为何?同时人们也不由自主地想到日本作为一个成熟、发达国家为何也一直在利用外汇储备购买美国国债?本文将围绕上述问题展开讨论。

日本政府有难言之隐

一般来讲,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包括日本政府对外汇储备基本政策要求就是:保证对外支付需求,维持外汇储备达到合理规模。按照国际经验判断一个国家外汇储备规模应该保证三个月进口的外汇需求和三个月对外偿还债务的外汇需求。如果再考虑国际资本流动风险因素,政府应保持一定干预能力,在上述基础上在可增加10%—30%的外汇。这就是国际上判断一国外汇储备的合理规模。可见一个国家设置外汇储备实际上就是确保宏观经济中对外支付的安全。因此,按照安全原则分析日本合理的储备规模合计也不过区区200美元,就足以保证日本国家对外支付安全。但截止到2010年9月日本政府拥有外汇储备超过11000亿美元,是其政策基本要求的10倍。事实上,不仅日本,世界上绝大多数出口导向型经济体外汇都很充裕,都存在外汇储备多余的现象。

日本政府早在上个世纪80年代初就开始遇到外汇储备过多的政策安排问题。日本政府对外汇储备资产处理明确规定以安全为目的,即便超出合理规模的部分也是如此。因此,日本政府对外汇储备资产处理按照安全原则处理,注重流动性,此外兼顾收益性。在世界上各种金融商品之中国际公认国债商品最安全。比较各国政府、经济体发行的国债,按照信誉等级、安全性、流动性、收益性等指标衡量,综合评价结果是美国国债表现最突出,因此,日本政府慎重地选择了购买美国国债。

当然日本政府外汇储备全部资产不仅有美国国债,还有其他资产。从风险考虑,适当分散资产、实行资产储备多元化政策也是需要的。2010年10月13日美国财政部公布的数据显示,2010年以来日本已累计购买了553亿美元美国国债,增持幅度达7.2%,日本目前持有的美国国债总额已达8210亿美元。

从战略和国际政治因素分析日本外汇储备购买美国国债。日本政府储备外汇资产中购买美国国债随着日元大幅升值,早已经贬值、损失惨重。对此日本政府内部早有微词,日本经济界甚至公开表示反对的意见也不在少数。但日本政府有难言之隐。1985年西方五国曾签署著名广场协议,一致认为美元汇率已经高估,而德国马克和日本日元汇率存在低估,五国同意共同干预外汇市场诱导美元贬值。这意味着在外汇市场上将出现大量买入日元、马克,卖出美元的交易。当时美元时常出现贬值过快、有硬着陆迹象。每到此时,日本政府必须配合美国进行反方向操作,即进行买入美元、卖出日元干预。如此一来日本政府等于买入贬值资产,卖出升值资产,大量增持美国国债。日本政府类似操作造成的经济损失,一向重视民意的执政党岂有不知,但迟迟没有表示改变这项政策。究其原因一是日本政府签署广场协议,不仅需要同意日元大幅升值,而且还不得不保美元软着陆;二是日本与美国签署有安全保证条约,日本国家安全主要掌握在美国方面,所以,需要从同盟国关系、国家战略、政治决断等因素加以认识和理解日本政府购买美国国债行为。

我国政府购买美国国债分析

对比以上,很多人认为我国国情与日本存在重大不同,有何必要使用大量外汇购买美国国债。

其实不然,首先我国政府持有一定外汇储备也是为经济安全、为对外支付风险预留而设置,这是市场经济国家共性要求。其次,在国际上市场上各大专业机构长期以来对美国国债安全性、流动性、信誉等级、收益性等各项指标的单项和综合评价都给予高等级,这也是不争的事实。因此,如果以安全性、流动性为核心原则,决策购买美国国债无可争辩。

我国外汇储备是否应该有赢利目的?在健全的市场体系下,政府应该严格限制、甚至基本禁止以赢利为目的开展经济活动。我国向着建立市场经济制度改革,自然应该限制和制止赢利性经济活动。因此,从这个角度出发,我们似乎不应要求主管我国外汇储备的外管局必须赢利,保证储备资产增值等等。

然而,众所周知我国外管局实际上在进行资产运作,目的就是保值、增值,就是赢利。由此,人们当然会引发联想,既然已经进行赢利操作,索性就应该明确国家外汇储备赢利的目的。

因此,建议之一:我们可以借鉴美国政府管理资产的经验,希望我国政府主管部门和人民银行制定一个周全的商业化操作方案。即在保留合理储备规模,在我国大约保留5000亿—8000亿美元外汇储备规模之外,其余外汇资产可以考虑委托给商业性专业金融机构管理,进行赢利性操作。

建议之二:鉴于我国与美国经济、贸易关系如此密切,已经达到一损俱损、一荣俱荣程度,两国关系在经济领域已经达到“战略伙伴”的密切程度。通常情况下,对已经购买的美国国债我国进行管理、运作需要适当兼顾对方利益。同时美国政府也应该负起国际责任地保证美元货币稳定。两国政府需要就此开展合作。

建议之三。我国毕竟不是日本,在政治、安全、外交等领域与美国之间存在复杂的关系。我们也不应该将自己捆绑在美国国家利益之柱上束手待毙。当美国在政治、安全、外交等领域采取有损我国国家利益时,我国也不应单纯从经济角度出发处理美国国债。

建议之四:对新增外汇储备是否应该全部用于购买美国国债。2003年以后,我国虽然略为增加一些黄金储备,但与庞大的外汇储备规模比还是微不足道。所以,至今我仍坚持认为我国新增外汇储备应增加黄金等稀有资源储备。

随着我国经济、贸易规模迅速扩大,在世界影响力已经超过建国以来任何时期,因此,我国政府举首投足之间就有可能引发意想不到的事情。特别是不能轻易决策大量抛售美国国债。我国拥有美国国债最多,相当于市场上最有影响力的客户,我们如果大量抛售,则极有可能引发市场恐慌性抛售,造成暴跌,爆发美元危机。此举实际上相当于两国关系采取决裂的举措。

收手机

电脑维修

回收手机